今日,据澎湃新闻报道:去年曾轰动一时的“全家五人出游一人还”事件的当事人缪珂妍与舅舅钱立勇,开始为了老人生前遗留房产的继承权对簿公堂。

离奇的死亡:

姐姐坠楼,三位老人藏尸冰柜

一年前,钱立勇先后接到了离家“旅游”近十月未归的四名亲人的死讯:

2019年5月,姐姐钱立梅在河南商丘一酒店高层跳楼自杀;

同月,其父亲钱序德、母亲皇甫红英和堂伯母李兰珍的尸体被发现在深圳市罗湖区金景花园一出租屋的冰柜中;

一家同游十个月的五人行,仅剩外甥女缪珂妍一人生还;

虽然后经警方调查排除他杀,认定此事件非刑事案件。但情节之离奇,不但引发舆论哗然,连家人也是无法接受。

家人难以解开的心结

一连串死亡事件,给钱立勇和家人留下难以解开的心结。

他至今无法了解,姐姐钱立梅为何要将三位老人带至千里之外的深圳?三位老人又是如何相继死亡的?

而对于三名老人在死亡前的生活轨迹的描述,钱立勇多数是从前姐夫、缪珂妍父亲缪登山的转述缪珂妍的描述中获悉。

2018年10月,钱序德在深圳一宾馆内去世,当时钱立梅和母亲及堂伯母商量,买个大冰柜,将遗体冰起来放在出租屋里,“后来其他人死后也这样。”

两三个月后,李兰珍病逝。2019年2月,皇甫红英因“绝食而死”。

2019年5月,钱立梅到河南商丘找到缪珂妍,并“拉着女儿去跳楼”,缪珂妍不肯,她就自己跳了。

钱立勇认为,姐姐和外甥女对于亲人相继去世却迟迟不通知家中亲属的做法有违常理。尤其是在钱立梅坠楼后,警方介入调查此事的初期,缪珂妍仍未对家里人说出三位老人已死于深圳的事实。

钱立勇曾试图联系缪珂妍了解情况,但却始终联系不上对方,“电话不接,短信也不回。”

自打家中出事,几乎所有亲戚都未再见到缪珂妍,也没见到她回过家。

老宅拆迁在即,舅甥为房产对簿公堂

近日,唯一从“旅游”中活着归来的缪珂妍把亲舅舅钱立勇告上了法庭。

她要求法院将面临拆迁的老宅——钱家新庄9号房屋产权的50%判归其所有。理由是祖父母去世,他们名下本由母亲钱立梅继承的房产份额应当由缪珂妍转继承。

而钱立勇及其代理律师认为,缪珂妍所主张的新庄9号房屋中涉及的两层半楼房系钱立勇出资建造,属于其个人财产

在钱立勇看来,姐姐钱立梅在生前未对父母尽到赡养义务并在未告知家人的情况下不顾二老身体状况将他们带至外地,对父母的死亡存在过错,应当不分或者少分。

事件后续

截至目前,负责审理此案的法官表示,基于双方的甥舅亲属关系,建议庭外和解。

而据之前媒体报道过有多份钱序德和皇甫红英亲笔并加按红手印的遗书大致内容是要在死后将所有的房产和财物留给缪珂妍。但在本次庭前会议上,缪珂妍方面未将此作为证据向法庭提交。

关于老宅的房产份额

对于甥舅之间的房产纠纷,过户君简单的做了一下两种分析:

第一种情况:为何缪珂妍没有出示媒体爆料的外祖父母手写的遗嘱呢?

过户君认为,第一缪珂妍作为外孙女,这份遗嘱严格意义上应该称之为“遗赠”,而法律规定受遗赠人在知道受遗赠后2个月内,作出接受的表示,到期未表示的,视为放弃遗赠。

因为之前被媒体广泛报道,缪珂妍作为当事人想必知早已悉遗赠的事项,而她错过了接受遗赠的时间,故此遗赠已经失效。

第二种情况:缪珂妍能否继承50%的房产份额呢?

法律规定同一顺序继承人继承遗产的份额,一般应该均等,但是同时也会根据是否尽了扶养义务而酌情分配。

大家看完文章后有什么看法呢?欢迎留言讨论~

原创声明:此网站带有原创标识的文章、图片、文件等,未经本人允许,不得用于商业用途以及传统媒体。网络媒体或个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否则属于侵权行为。

推荐顾问查看更多>

在线咨询

关注快过户公众号
获取更多过户知识

商务合作13701200640

copyright 2003-2022 北京叁叁八五资讯有限公司 | 京ICP备18037428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100441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6319651 举报邮箱:jubao@3385.com